8天连发两起蓝天救援队员落水遇难事故,专家:激流救援要求更高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2021-12-04 14: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第二次落水事故现场救援视频,落水队员被困滚水坝。(00:58)
12月1日,河北邯郸市广平县和临漳县的蓝天救援队在漳河搜寻落水失联渔民时遭遇救生艇侧翻,致7人落水2人死亡。而在8天前的23日,邯郸大名县蓝天救援队在搜寻同一落水渔民时,同样发生了救生艇侧翻,致1人死亡。短短一周多的时间,3名志愿救援队员因同一任务牺牲在漳河水中,引起广泛关注。
牺牲的3名救援队员皆为志愿救援队员,其中年纪最大的47岁,年纪最小的仅22岁。据媒体报道,其中一名牺牲救援队员武海义的儿子曾质疑“父亲并不会游泳,为什么会执行水上救援任务”。还有蓝天救援队队员质疑装备专业程度。第二次事故现场救援视频显示,队员被困滚水坝下游。

第二次事故现场救援视频显示,队员被困滚水坝下游。

对此,广平县蓝天救援队队长弓燕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执行水上救援任务要求队员必须掌握游泳技能,武海义也曾参与过水上救援培训,就其子的说法将会进一步了解。同时她介绍,水上救援时给队员配备的救生衣、头盔、水域服等,都是专业级别装备。
有水域救援专家在观看现场救援视频后表示,致2死事故中落水队员遭遇了“沸腾线”,水流翻滚导致难以脱身。他表示,激流救援需要极强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建议民间救援队伍专门建立激流救援分队,以面对复杂水域救援。数据显示“水域救援”是蓝天救援队主要救援项目

数据显示“水域救援”是蓝天救援队主要救援项目

8天内3名救援队员牺牲,最小的年仅22岁
12月3日上午,临漳县蓝天救援队牺牲队员孙晓森的追悼会在邯郸市临漳县北关村举行。
据临漳信息网披露,孙晓森年仅22岁,于去年9月才从部队退伍,在工作之余加入了临漳县蓝天救援队。家属称,他已经谈好了结婚对象,原本计划过了春节就结婚。然而一切止于12月1日。
临漳县蓝天救援队的一名队员介绍称,12月1日,孙晓森和队友前往漳河水域搜寻一名11月16日在漳河落水失联的群众张振国,“一起搜寻的还有广平县(蓝天救援队),当时广平县先出现了队员船翻落水的情况,孙晓森和队友就过去救援,救上来3个人,但他被卷进了水里,后来体力不支遇难了。”
从现场传出的视频可看出,队员们被困在漳河的一个滚水坝下游,上方湍急的水流不停地冲向下游,形成翻滚水流,导致救援队员们被水流困住难以抽身。
和孙晓森一起牺牲的,还有广平县蓝天救援队的武海义。广平县蓝天救援队队长弓燕告诉澎湃新闻,今年45岁武海义于2020年加入蓝天救援队,尽管入队只有1年多,但参加过各类救援活动23次,参加各类社会服务65次,时长达300多小时。
12月1日,武海义和队友们也是在漳河水域搜寻上述落水失联的渔民,遭遇滚水坝后不幸翻船落水。其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质疑“父亲并不会游泳,为什么会执行水上救援任务?”
对此,队长弓燕表示,“武海义不可能不会游泳”。她告诉澎湃新闻,蓝天救援队在招收队员时会进行简单分组,其中水域救援要求必须掌握游泳技能,并且要具有一定的专业技能,“看照片他之前也参加过水域救援的培训,应该会游泳的,我要再去了解一下。”
弓燕说,队里都是志愿队员,平时各自都有本职工作,发布救援任务后由队员们自发认领,自发组织,“我们发布任务的同时也会提出相关的要求,比如要求会游泳,但由于队员太多了,也不可能每次任务都重新进行审核。”
对于网友质疑救援队员们是否专业性不足,她告诉澎湃新闻,蓝天救援队会不定期的举办相关的培训和演练,包括在开放水域进行演练,参与当地消防部门的培训等,但由于队员们都各自有本职工作,对于培训不做强制要求。
她表示,这是广平县蓝天救援队第一次发生队员意外死亡的事件,“我现在也在反思我们的机制是不是存在问题,以后要一定要进行完善,避免类似情况再发生。”
在孙晓森和武海义遇难的3天前,大名县蓝天救援队刚刚为47岁的救援队员梁振锋举行完追悼会。11月23日,接到上述失联群众张振国家属打来的求助电话后,梁振锋和队友们一行5人前往漳河大名段漳河大桥处进行义务搜寻打捞。然而由于救生艇马达被河中不明异物缠绕失去动力,发生侧翻,导致艇上5人跌入水中。其中梁振锋被湍急的水流冲走失联,两天后在落水点下游400米处发现,已经不幸遇难。
8天两起事故,3人死亡,也有网友质疑救援队员的设备是否不专业。对此,弓燕称,水域救援配备的救生衣、头盔、水域服等,都是专业级装备,不会存在质量不过关的问题,具体事故原因还要等待调查。
水域救援专业队员:开放水域救援复杂,应专门成立小组
根据蓝天救援队官网公示的数据,在创立14年里,水域救援一直是蓝天救援队的主流救援任务,服务时长长达429278小时,远超第二项救援任务。
广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二消防救援站水域救援专业队员罗新荣告诉澎湃新闻,水域救援对专业性、设备要求都非常高,在开放水域中,尤其是急流河段,突发情况较多,即使是专业队员,如果处理不当也容易出现意外。
罗新荣说,通过第二次落水事故的现场救援视频可以看出,队员在漳河滚水坝附近翻船后,由于水坝上下落差大,水流湍急,导致队员遭遇了“沸腾线”,“激流分为很多种,其中最危险的就是沸腾线。我之前在培训时也经历过这种水流,由于水流从高处冲下来形成翻滚漩涡,人陷在里面会被一直往下按,就算穿着救生衣也会被按下去,几秒钟后浮上来,又被按下去,就这样循环,直到体力耗尽。”
罗新荣介绍,面对沸腾线有专业的逃生方法,比如在水流往下按的时候要全身放松,浮上来的时候朝下游45度角,用攻击式游出水流区,且不能用腿打水,“如果没有经过专业演练,即使水性很好、穿着救生衣也很难出来。”
此外,他表示,在“沸腾线”中实施救援也不同于其他水域救援,“救生艇不能靠近,而是采用艇上活饵救援,如果单人没有绑绳就靠近救援,也会被陷进去。”
罗新荣称,在水域救援中,激流救援会面临各种突发情况,尤其考验救援人员的专业技能,“有人觉得穿救生衣就可以了,但在激流中,即使有救生衣也没用,比如脚被河底的石头卡住,水流不停地冲击面部,人就淹死了。或者在有桥的地方,人被水流压在桥墩上,也会被冲击的水流淹死。”他表示,救生衣和游泳只是基础技能,最重要的还是要靠面对不同情况的专业技能。
因此,他认为,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发生,民间救援队首先就需要加强专业技能培训,尤其是实战演练,“比如说在安全的情况下进行急流训练,让队员们加强对急流的认识,只有亲身体验过,遇到这种情况才知道如何处理。”
罗新荣说,水域救援是民间救援队比较常见的救援项目,但水域救援中又分为多种,其中激流救援是最为危险、专业性要求最高的。他建议民间救援队单独成立“激流救援分队”,对队内成员着重进行各种激流技能培训,面对复杂水域救援时,由专业救援人员执行任务,能够减少意外情况的发生。
12月2日,蓝天救援队创始人也在内部发文称:“水域救援中的激流救援是典型的高风险/低频率救援事件,救援人员伤亡率非常大,有数据表明,美国救援人员在激流救援中的死亡率大约是火灾扑救的四倍。”
文中还表示,蓝天救援体系近年来水域救援每年超过5000次,针对激流和复杂水域的救援能力不足问题已展开针对性的措施,今年7月在湖南连续开展了四期激流水域教官选拔与培训,准备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水域救援技术普及工作,但因疫情和季节原因,后续培训推迟到2021年底。
最后,该创始人称:“救援不能盲目,不能仅凭一腔热血,要在自身安全、队友安全环境安全情况下,要在经过相关培训且技术熟练情况下要在具备专业符合安全标准的防护装备保护下才能开展……远离超出能力范围内的救援,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雷柱
图片编辑:沈轲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蓝天救援队,落水遇难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